风起_涟漪

【东凯】竹林深处有人家 (1)

哇啦哇啦:

因为前段时间公司组织外出开会,因此开的一个脑洞。想写一个有山有水,有你有家的故事。再次预警:真人rps啊!两人单身设定!!


-----------------------------------------------


王凯是被窗外的雨声吵醒的。一进入江南的梅雨季节,一场场大雨仿佛是老天在考验人的耐心,空气中都弥漫着湿润的潮气,让人闷热得难受。窗外其实已经亮透了,遮光材质的窗帘虽然遮住外头的光亮,但仍有缝隙让一两束光照射进来。王凯伸出手臂,想要摸床头柜上的手机看时间,但刚一动身,就被身后人箍紧了腰,拖进怀里,颈窝后方传来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别起了,再躺会儿吧。”




其实这并不是一次事先计划好的旅行。靳东刚告别猎猎风沙的大漠,因着腿伤尚未好透,侯鸿亮其实给他放了小半个月的假,休整好了再去拍后面医疗背景的新戏。但是王凯的整个状态都让他担心,虽然云南的太阳把他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唱歌比赛、综艺节目连轴转,外人看来王凯整个人都透着一个精神劲儿,像是永远不会停止旋转的陀螺,但是只有靳东知道,王凯心里裂了一个口子。




王凯情绪低落的原因是两个人共同的一个好友,叫付然。付然是圈子里小有名气的摄影师,靳东因为本身就喜爱摄影,两人在一次摄影交流会上相识,结果一拍即合,玩镜头喝酒骑哈雷,就这样成了多年的好友。而王凯和付然的相识则更有些戏剧性。




当年王凯凭借陈佳明的娘娘腔形象获得了关注知名度,第一次收到了杂志采访邀约,让他高兴坏了,付然就是那次操刀的摄影师。他独具慧眼,不肯按照编辑要求给王凯拍摄陈佳明式的的照片,反而逆势而为,拍了一组硬汉风格的。片子里的王凯裸露着上半身,还故意化了一些刀疤妆在胸口,整个人颓废地坐在一张半旧的沙发上,英挺的鼻子仿佛一道分界线,面孔一半藏在阴影之中,一半又得意洋洋的暴露于光亮之中,仿佛叫嚣着来爱我呀来恨我呀,你敢不敢呀?让人心痒又难耐。




但照片和采访最终被编辑因为风格与要求不符而未登出。其实王凯后来是知道的,一部新戏因为要赶在暑期档上映,出品方砸了大价钱做宣传,他的版面因此被新戏男女主角的专访而取代。王凯心里安慰自己,不要紧,慢慢来,我还是新人,以后有的是机会,但一开始的希望又多大,此刻郁结在心中的失望就有多大。不过付然也是个奇人,他把帮王凯拍摄的所有底片和修好的成片刻成盘,送到王凯手上,说了一句,片子给你拍了就是你的了,别放弃,你一定会红的。这是当时刚毕业没多久就面临失业境况的王凯第一次收到的鼓励。这句话也成为了日后他很多年在失望、无助时鼓励自己的话。付然也这样成了他圈子里为数不多的朋友。




三个人的交集还是在去年伪装者热播之后,靳东和王凯一下子红了,网上铺天盖地想要给他们生猴子的粉丝,但当时两个人的窗户纸都没有捅破,偏偏上任何节目采访还都要被问到对对方的感受啦CP知不知道啦。王凯每次被问到类似阿诚到底是二哥还是大嫂这样的问题时,面上还要盒盒盒地笑着说没有没有,他们是铜墙铁壁,笔笔直的那种墙壁。心里想的却是,这横在两人之间的高墙能推翻吗?推到了,砸到了,会疼吗?




两个年纪不算小的男人在真的面对自己感情时却都止步了,原因很简单,输不起,怕错了连朋友都没得做。结果还是付然在背后帮忙推了他们一把。




那天拍摄的杂志和正午有很好的合作关系,正午的戏不管火不火,人家总留出版面给做宣传。伪装者、琅琊榜大火之后,主编亲自给侯鸿亮打了电话,务必想去明家兄弟拍一组照片,做一组专访。靳东当时隐隐觉出自己对王凯的心思不一般,第一次宣传琅琊榜做采访时,他就以自己是客串的戏份少,不肯去,让王凯和胡歌去了。这次实在躲不过侯鸿亮电话的狂轰滥炸,只能去了。老干部一改往日最早到现场做准备的习惯,几乎是最后一刻掐着时间到的地儿。结果到了一看,那个人不知道正和付然谈什么,整个人笑得呵呵得直颤,看见他了,还擦去了眼睛里笑出来的泪水,想要给两个人引荐。




靳东心里没来由地一阵不爽快,气眼前这个把自己搞得吃饭不香睡觉不着的青年在别人面前倒笑得毫无防备,更气自己拿他毫无办法。付然拍过多少明星模特大腕儿小腿儿的,眼睛看人最毒。靳东自以为把一瞬间露出的戾气藏得很好,可还是没逃过他的眼睛。




啧啧啧,原来是这样啊。




“靳老师您好,我是今天的摄影师小付,请多多指教。”付然一边说还一边贱兮兮地伸出手,做出特别官方的握手动作,结果被靳东一把拍开后,又反手握住,拖到一边,留下王凯一个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还小付呢,你就比我小两个月,好意思这么叫自己么?不脸红啊?”靳东抽出一支烟,又给付然递过去一根。




“东哥,谁让你自己生在冬至啊,我比你小俩月,正好跨一年,这可是你自己服老,可别带上我啊!”付然也习惯地接过烟去,一点,两个人很快陷入在烟雾之中。




“滚滚滚,谁服老,你边儿呆着去”靳东吐出一圈烟雾,想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说了,“我关照你,王凯那小孩儿你别招惹。”




付然在认识没多久就和靳东坦诚了自己的取向,他原本觉得交朋友就该知根知底,况且这一行里公开出柜的并不在少数,靳东如果不接受,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来说,友谊的小船翻就翻了呗。没想到靳东听完后沉默了半天,问了一句:“你别是看上我了吧?”激得付然把一嘴的啤酒都喷出来,拱手说,别别别,靳老师,您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可压不倒您。




“嘿,我说今天怎么一上来就这样暴脾气呢,合着是有些人出门前喝醋了啊!”付然对着靳东挤眉弄眼,“那边那个放反光板的小孩儿看到没有,我媳妇儿!你以为就你家王凯了不起啊?我这回可是真认真要和人家过一辈子的,你等会儿可别乱说话。”




“真定下来来啦?”靳东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因为付然把王凯算在他家的小孩儿心里没来由地高兴了一下,瞥了一眼在片场里布置道具忙前忙后的一个小男生,长相虽然看不清,但身材修长,细高个儿,确实是付然之前提过喜欢的类型。




“真的,认准了,这辈子就这个人了。”




“那好,我去把你以前的情史和弟妹都讲一下,看看你之前都交代清楚没有。”靳东掐了烟,在付然一声“你大爷的”咒骂声中,步伐轻松地走进了片场。




付然认识靳东近十年,也看他在几段感情中兜兜转转,似乎总是不太动心动情,也不能说他没有付出真心实意,最长的一段感情甚至已近快谈婚论嫁,但最后也以分手告终。女方最后问了一句,靳东你到底有没有心?靳东找付然喝酒诉苦,喝半天也问了一句,自己有没有心?付然拍拍他说,有,你有的的,只是没找到能让你动心的人而已,快,快喝完了回家睡一觉,明天醒来继续找心去。




可刚刚一看靳东看王凯的眼神,付然就明了了,心呀找着了。




tbc

评论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