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_涟漪

【杜方】 他娘的,是淫鱼!(二)

花如森:

小狮子明天晚上八点开二批预售淘宝页面,之前留数的记得拍一下。


我上架一百,够一百就可以早点做了,希望大家多多宣传啊。


然后我这几天写文前,都要考虑下该更哪个坑,我坑好像真是太多了啊,土下座。


然后每次写人鱼前,都要花两分钟P一个灵魂P图。







然后我能瞅着这张图笑半个小时,第二集海报在此!



 


人没有转赞评就几乎是条死鱼了!谁白嫖我打你哦!


好了,看文吧。


--------------------------------------


 


他娘的,是淫鱼(二)


 


BY 中华田园坑


 


太阳落山了,月亮升了上来,杜见锋才敢光着屁股拖着小人鱼从礁石后上了岸。


对面营房还亮着灯,他的小平房倒是一片漆黑。


他看到小人鱼的胸膛还在起伏着,应该是活着的吧?刚才做了好一阵人工呼吸,不知道空气进去没,倒是从人鱼嘴里度过来几只小螃蟹,被夹了舌头的杜见锋呸呸呸了好一阵子。


不过说起人工呼吸,小人鱼的嘴唇又嫩又滑,亲上去像咬了果冻一样,杜旅长砸吧砸吧嘴,回味了一阵,这才发现一个问题,他娘的,电视上放的科幻电影,人鱼都有一对大咪咪,这个怎么看胸这么平,这A罩杯都没有吧?


那么这是条公鱼?杜见锋又往他下身看了看,这也没有小鸡鸡啊,可能就是个天生平胸的姑娘吧。


正想着小人鱼发出“哼唧”的声音,抖了抖尾巴,似乎是很疼。 


啊,对了,治伤!杜见锋赶紧把小人鱼打横着抱起来,进了自己的小平房。


他开了灯,找了个洗衣服的大盆,打了好多海水,把小人鱼放进去,盆再大,也只能坐进去一个屁股,剩下整条长长的尾巴都拖在地上。杜见锋弄了个小板凳坐在盆边,把小人鱼的头揽过来,给他摘满头的海带,然后又把尾巴上割破的地方撒上了云南白药。


都忙乎完了,小人鱼才幽幽转醒。


睁眼一看杜见锋,哗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往后退着。


“别挡了,小荷才露尖尖角荷包蛋上两颗枣,这平坦的战斗机都能从你胸前起飞了。”杜见锋啧啧两声。


小人鱼一听这话扭着屁股,就要从大盆里翻出去,被杜见锋按回盆里。他拿了把木梳子开始给他梳头。


小人鱼被他温柔的抚摸着头发,感觉他没有恶意,这才安静下来。


“你能听懂人话吗?”


“嘤嘤。”能呀。


“哦,听不懂了。”


“那你是公鱼还是母鱼啊。”


“嘤嘤  嘤嘤 口婴。”我是男的。


“我猜是姑娘。”


“嘤!”你才是姑娘,你们全家都是姑娘!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算了,又不能叫嘤嘤,你就叫小芳吧,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辫子粗又长~”杜旅长唱了起来。


小人鱼用力挣脱男人的手掌,发现自己油亮的黑发被男人编成了两根大辫子,瞬间就怒了。


“嘤嘤嘤!嘤嘤 口婴 嘤嘤!”他用力拍着水盆里的水,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又指了指自己的尾巴,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头,看好了,老子是纯爷们!纯爷们!纯爷们!!!!


杜见锋这才发现他有喉结,歪着头道:“呀,有喉结啊,那是公鱼了,那怎么没变声啊一直嘤嘤嘤,不应该吼吼吼的吗?”


“嘤嘤!”小人鱼气结了。


“好好好,不叫小芳,就叫小方。”


“嘤!”小人鱼又溅了杜旅长一脸水。


“没有草字头啊,是男孩名字啊,怎么还嘤嘤啊。”杜见锋继续解释道。


反正不管小人鱼怎么嘤嘤了,这条白白净净的小人鱼就被叫做小方了。


 


 


 


 


 


杜见锋前几天跟老罗说养鱼,所以在卧室里准备了个特别大的鱼缸,占了半面墙。


这下终于有鱼了。杜见锋很开心的把小人鱼放了进去。


小人鱼终于入了水,表情缓和起来,不过因为尾巴受伤了,动作似乎不太舒展。


“这他娘的还是个两栖动物。”杜见锋摸着下巴的胡渣想。


“叮铃~”这时卧室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了小人鱼一跳,他嗖地躲到了鱼缸的角落蜷缩了起来。


杜见锋接起了电话,是老罗。


“旅座,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战士们都打算下水捞你和裤衩了。”


“别废话,有事说事,没事退朝哈。”杜见锋哼了一声。


“能有啥事啊,不就叫你吃饭吗?今个回来拉了几只大螃蟹,给你清蒸了,一会给你送过去。”老罗爽朗的笑了。


杜见锋这才感觉肚子确实饿了,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眼缩在角落里的小人鱼,开口道:“老罗啊,你那有没有鱼食啊。”


“有啊,上次不是你说要养鱼,让他们补给站给送了些过来。”


“一会给我一起拿过来哈。”


 


 


 


 


 


 


老罗觉得杜见锋这个老处男脾气也太难琢磨了。


他好不容易来送个饭,都伺候到嘴边了,那人都没让自己进屋坐坐,砰的一声接了东西马上把门关上了。哼,下次就该让厨房把锅刷了,让他喝刷锅水去吧!


他不知道,杜旅长正站在鱼缸边,举着一小包鱼食,轻声细语道,


“小方,乖乖,来来来,饿了吧,来吃饼干。”


小人鱼缩在角落,看着他手里的塑料袋,嘤嘤了两声。


“这是你们鱼最爱吃的饼干啊!快来快来!”杜见锋敲着鱼缸玻璃。


小人鱼半信半疑的慢慢游了过来,朝水面上摊开手掌,杜见锋笑着往他手上倒了一点鱼食,小人鱼便从水里冒出小脑袋,一仰头把手掌里的鱼食倒进嘴里。


“好吃吧?”杜旅长笑眯眯。


“噗!”下一瞬,杜旅长被喷了一脸鱼食。


小人鱼把脑袋插进水里,喝了一大口水,疯狂的漱起口来,呸呸呸吐了半天。然后浮出水面,抗议一般用力拍着水面,拍的水花四溅,嘴里发出愤怒的“嘤嘤口口口婴婴婴!!!”


“妈的,真难伺候,鱼还不爱吃鱼食。”杜见锋摸了一把脸,坐到桌边,也不搭理他了,开始吃自己的晚饭。


“嘤嘤。”小人鱼噘着嘴沉到水底,抱着尾巴坐在角落里。


杜见锋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斜着眼睛看他。他看到杜见锋望过来,转过身面朝墙壁。


杜见锋叹了一口气,突然想起今天从他嘴里度过来了几只袖珍小螃蟹,这货估计是吃螃蟹的吧。


他就把白米饭扒完,把几只大蟹揭开,细细的挑了蟹肉,然后端着小碗走到鱼缸边,又敲了敲玻璃,道。


“小方,快来,有螃蟹哟!”


小人鱼转过身来,看杜见锋拿了个碗敲着玻璃,不知道那碗里装着啥,克制住咕噜直叫的肚子,又扭过头去面壁。


“哎呀,这个可好吃了,骗你我是小狗!”杜见锋又敲了敲玻璃。


干嘛啊,不要一直敲啊,很响的喂!小人鱼转过头去,狠狠瞪了他一眼。


却看见,杜见锋拉出一条白白的肉缓缓在他面前塞进嘴里,还砸吧了一下嘴:“真的很好吃哟!咖喱味的,你还不来?!”


小人鱼呆呆看着他的嘴一动一动,咽了口口水,可是看起来真的好好吃的样子。


“来嘛,来嘛。”杜见锋拿出一条蟹肉,放到鱼缸里,那蟹肉顺水飘飘荡荡的落在小人鱼手掌里。


小人鱼看看他,见玻璃外的那人露出个鼓励的微笑,半信半疑的捏起那条,塞进嘴里。


哇塞!这是什么!这个超好吃哎!感觉像螃蟹被晒熟的味道哎!


杜见锋看到小人鱼的眼里放出了光芒,知道这次对了,赶紧举着碗道:“出来吃!”


小人鱼嗖的窜出水面,焦急的用头撞着玻璃,嘤嘤嘤起来。给我给我给我!


“好啦,都给你都给你。”杜见锋拿出一条,想塞进他嘴里,谁知道人家用手一把抢过去自己吃了起来。哦,忘记这鱼有手了。


“那你拿着小碗,自己吃吧。”杜见锋把小碗放到小方手里,看到他开心的捧着小碗,摇晃着小尾巴,刺溜刺溜吃起螃蟹肉。


 


 


 


 


 


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的时候,杜见锋在被子里抬头看小人鱼,他似乎在水里睡着了,浮在那里,闭着眼睛,眼睫毛好长好长,那蓝色尾巴还发着荧光。


嘿,这真是热带观赏鱼,杜见锋觉得自己这条真是好看的不行。


最主要的,这么亮,晚上上厕所再也不用开灯啦。


杜见锋满意的闭上眼睛,也睡了。


其实作为军人,杜见锋有早起的习惯,所以第二天早上他一睁眼,发现小人鱼也醒了,多少有点惊讶。


小方自己缩在角落里,又在面壁,大尾巴下似乎盖着什么东西。可是气场很低落,看起来几乎是一只死鱼了。


“怎么了?”杜见锋赶紧爬起来拍了拍玻璃。


“嘤嘤 嘤嘤 嘤。”不要过来,让我一只鱼静静。


“到底怎么了?吃螃蟹拉肚子了?”杜见锋焦急起来,可听到拉肚子,小人鱼的耳朵突然红了,任杜见锋怎么拍玻璃也不肯转过来了。


杜见锋不知道他哪里不舒服,只好搬了凳子放到鱼缸边,自己踩了上去,探出半个身子去够小人鱼,摸了摸他的背,轻声道:“小方,你哪里不舒服啊,跟我说啊,尾巴又疼了?”


不过无论怎么推,小人鱼都不肯挪窝,倔强的脸朝向墙壁。


杜见锋急了,手下使了力气,一下给小人鱼推了个趔趄。


他挪动了地方,杜见锋才看到他鱼尾巴下,有一小坨盘成冰淇淋形状的……


屎。


杜见锋重重吐了一口气,吓了一跳,以为他不舒服,原来只是害羞啦。


“嘤嘤嘤。”小人鱼委屈的望着那小坨屎哭出了珍珠,太丢鱼啦太丢鱼啦,我不要住鱼缸啦。


杜见锋赶紧捞珍珠,再哭三次,就能给老家的妈妈做一串珍珠项链啦!


他捞完了珍珠,把小人鱼往另一边角落一推,起开,铲屎车开过来了。


拿着个小网开始捞屎粑粑。


“吃饭拉屎!天经地义!你哭什么哭!”


从这天开始,我们的杜见锋杜旅长终于正式迈入了铲屎官的行列啦。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66)

  1. 天山老童花如森 转载了此文字
    花如森
  2. 受粉楼苏花如森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救命😄
  3. 风起_涟漪花如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