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_涟漪

鬓微霜,又何妨 04

好甜

一个故人:

04


 


阿诚像鱼一样从水里钻出来,向后捋了捋头发,趴在游泳池的边缘踢着水:“我决定原谅你了,虽然你从来也没说过对不起。”


明楼移开挡在眼睛上的杂志,从在沙躺椅上坐起,啼笑皆非:“所以你生了十几年的气?”


阿诚摇头晃脑的笑着,勾勾手。


 “小混蛋,就知道跟我算账。”明楼嘀咕着,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泳池边,低头凑上前去捉他的手,放在嘴边细细的吻。


一个猝不及防,被阿诚拽下了水。


明楼在水里扑腾了几下钻出水面,刚顺过气,就被自己调皮的恋人吻上,唇舌堵上他的嘴。


明楼的手不安分的在水里游走着,阿诚也不踩水,手脚并用的缠在明楼身上。他们往水底沉,就好像接吻比呼吸还重要。


一吻毕,两个人都挣扎着,狼狈的趴在泳池的边缘喘气。


阿诚笑得简直要滑进水里去,明楼搂着他,故作镇定道:“笑什么?”


阿诚眼睛亮晶晶的:“就想看你浑身湿透的样子。”


 


用阿诚的话来说,明楼浑身湿透的样子相当“性感”。明楼拒不承认,一边把略长的头发拨到脑后,一边整理自己的呼吸器。


阿诚已经带上了半面镜。自己这个哥哥兼恋人主动提出要潜水是他意料之外的。他向来对水上活动没什么兴趣,还曾一度摆着架子不肯游泳,阿诚猜想大概是觉得有失他学者的形象。


水下的世界相对安静。阿诚在明楼前面不远,潜水服勾勒出他“前凸后翘”的身材,手脚灵活得像条美人鱼,就好像脚蹼是长在他身上的一样。


尼斯的水是深蓝色的。明楼还记得小的时候教阿诚游泳的时候,阿诚一脸倔强的不要在浅水区,却在深水区呛得掉眼泪,趴在自己肩上不肯下来。而现在那只软乎乎的小团子已经成长为了他的骄傲。阿诚在水底穿梭,逗弄着鱼群;明楼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身姿。


风景这边独好。


回到船上,摘下呼吸机,两人气都没喘匀,明楼迫不及待和阿诚交换了一个吻。


阿诚靠在船沿上笑:“肾上腺素?”


明楼点头,摸摸鼻子:“肾上腺素。”


“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在偷看我。”


“什么叫偷看,我的丈夫,我不能看?”


 


---


如此短小_(:з」∠)_

评论

热度(16)

  1. 风起_涟漪一个故人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